宣传要闻 | 部内动态 | 领导动态 | 桥头堡专栏 | 宣传教育 | 对外宣传 | 走千村听民声
 
  北江评论 | 北江文化 | 北江故事 | 北江风光 | 文明建设 | 文明清远 | 新闻出版 
 
 
莫雄:从江西到贵州 舍生忘死助红军
2016-10-22 来源:清远日报网络版

 

  1934年,国民党《中央日报》有关莫雄出任江西省德安地区(第四区)专员的报道。 
 
 
 
 
1936年,国民党《中央日报》对究办莫雄的报道。  
 

 
莫雄是英德人,1891年出生,1980年去世,这位经历了我国近现代历史的风风雨雨考验的传奇人物、党外人士,自从上世纪30年代初在上海同中共中央特科的地下党员建立联系后,就把自己的命运与革命事业融为一体,冒着生命危险,一直同党保持秘密联系,并竭尽全力为党提供情报和帮助,如果没有舍生忘死的精神,如果不是对中国共产党的十分信赖和对祖国、对人民、对中国革命事业无限的忠诚,肯定是做不到的。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隐蔽战线上的英雄。

 

  1934年春节后,江西省德安行政督察专员出缺,莫雄因为帮助蒋介石策反、瓦解“福建事变”中有所作为,加上广东同乡、时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南昌行营秘书长杨永泰的推荐和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的认可,被南昌行营任命为江西省第四行政督察区(德安地区)行政督察专员、保安司令兼德安县长。3月,莫雄到德安赴任时,上海中央特科安排了一批中共地下工作人员和他一起到专员公署和保安司令部任职,其中卢志英任“保安司令部主任参谋”。据严希纯后来回忆:“经过大致是这样的:他于1933年经一个友人介绍认识了我,介绍的人大概对他介绍我是一个革命战士(可能说我是党员)。我和他纵论古今中外的大事,大家谈得很拢,他很佩服我。这时适蒋要他去南昌,他经过考虑同意了我们意见,毅然去南昌。”“南昌回上海后,他告诉我蒋要他(大概是杨永泰推荐的)当江西德安专区的专员兼保安司令。这时正是蒋布置对江西苏区第五次‘围剿’的前夕,他这个位置非常重要。辖10多县,有几千名保安队员。我们当时劝他接受这个委任,他表示要把全部专员公署的人都请党来介绍。我当时表示我不能作主,但愿意报告党后另派人来与他谈。此后我未参与这项工作。但只知道从参谋长起到重要下级军官(包括谍报组织的人)都用了共产党员,参谋长即后来在南京牺牲的卢育生同志(这时已与莫无关),这时他的专员公署和保安司令部差不多都是共产党员……当时他设在南昌办事处,我们的同志得到他的掩护。”此时,蒋介石对中央苏区红军的第五次“围剿”已处于白热化阶段,加上莫雄治下的庐山是蒋介石经常光顾之地,在莫雄身边的地下党员,一方面直接从莫雄那里获得一些军事情报,另一方面利用他们的特殊身份以及与莫雄的特殊关系,收集了不少军事情报,这些情报都陆续送达中央苏区。特别是1934年9月,莫雄将他参加庐山军训团得到的情报和资料提供给身边地下党员。后来项与年(后改名为梁明德)回忆说:“当时在莫雄那里有几个共产党员,有一个是莫雄的秘书,常在莫雄的身边,有时随莫雄参加一些会,所以,在这段时间从莫雄那里是搞到了一些情报的。这些情报,一方面随莫参加会议得到,也有在与莫办事过程中拿到的。”这些情报对中央苏区反“围剿”斗争和红军的战略转移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庐山军训团全称为“北路剿匪军军官训练团”,是蒋介石专门“围剿”红军而办,主要是训练赣、豫、闽、湘、鄂五省之剿匪军中下级干部,“训练的重点内容是研究‘剿共’的具体战术。训练团还特别聘请以原德国国防军总司令赛克特为首的德、意、美等国70余名军事教官组成的军事顾问团,讲授‘剿共’军事战术,参与制定第五次‘围剿’计划和随军直接参加作战行动。”1933年和1934年的7、8、9月各办了3期,其中1934年的3期训练团,还选派了38名“保安处与各区司令部及各团中级军官前往”。“训练团以《剿匪手本》、《剿匪要诀》、《剿匪部队训练要旨》、《民众组训》、《战时政治工作》等为主要教材。……这些小册子人手一份。”据莫雄回忆,他1934年9月到庐山参加了“军事会议”,但经查阅有关庐山会议的资料,不但没有查阅到是月蒋介石在庐山召集会议的记录,而且也没有查阅到1934年蒋介石在庐山召集会议的记录。据江西省文献委员会编、吴宗慈主修、1947年8月出版的《庐山续志稿》,是年9月,蒋介石在庐山的具体行踪是:“六日:驻牯新闻记者,谒委员长。委员长精神焕发,身体健康,当畅谈剿匪事,谓最近于广昌、石城交界之贯桥,及由广昌入宁都、石城之要道驿前两地,先后攻克,匪势已竭云。”“七日:驻意大利公使刘文岛,由京乘飞机来浔,转牯岭,谒委员长,报告国际及意国情形。”“十一日、十五日:委员长赴‘军官训练团’演讲,题为‘大学之道’。”“十八日:行政、立法两院长同抵山,谒商外交及宪法要致。”“十九日:外交次长唐有壬,奉召来山,垂询撤废‘塘沽协定’交涉事。”因此,综合各方材料,我们认为莫雄回忆中所说的“军事会议”,应该是指是年举办的第三期训练团。莫雄应该是参加了训练团的38名保安军官之一。

 

  大约在1935年3月,江西省撤并部分行政督察区,其中莫雄所在的第四行政督察区也在撤销之列。于是莫雄被蒋介石“空降”到毕节任贵州省第四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兼保安司令,在他身边工作的部分地下党员也一同移师毕节。在此后的一年时间里,莫雄根据党的要求和安排,一方面配合红军安置伤病员,一方面在1936年2月9日巧妙地退出毕节城,使红二、六军团不费一枪一弹顺利占领毕节城,又得到大批军用物资。3月,蒋介石以“守城不力”等罪名,电令国民党贵州当局把莫雄扣留,先是押送重庆,后关押南京。同年6月,经张发奎等人保释出狱。

 

  1956年7月初,时任辽宁省监察厅副厅长的梁明德同志(原名项与年)从报纸获悉莫雄在广东工作的消息后,如获至宝,也非常兴奋、非常激动,马上写了一封给中共辽宁省委统战部并转中共中央统战部的信,他在信中写道:“现广东人民委员会参事室副主任莫雄,字志昂,此人正义,交友广,上层关系多,孙中山时任师长,对蒋介石叛变革命不满,不做反革命的官,接近我党,我在上海中央军委情报部时期对他进行政治教育,说服他利用许多上层关系进行革命活动,开展深入了宋子文的要害,任税警总团长,蒋介石设南昌行营进攻苏区时,我党迫切需要深入蒋贼后方要害,要他设法任江西德安专员兼司令,我红军退出江西时,要他离开去贵州任毕节专员兼司令,这些实际上是忠实执行党的决定的,为党做了很多很重要的工作。”随即,梁明德同志又向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李克农汇报,李克农同志了解相关情况后,也于8月8日写给信陶铸:“据梁明德同志(现在辽宁省监察厅副厅长)谈:莫雄先生在大革命以后即靠拢我党。在党最困难的年代里,供给过不少情报,掩护过不少同志。”“莫雄过去的情况我也知道一些,他在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时期是有一定功劳的。为人有正义感,剑英同志也知道他。”9月,李克农同志又指示梁明德前往广州接莫雄到北京参加国庆典礼。国庆典礼后,李克农同志又专程宴请了莫雄。是什么原因使李克农、梁明德等对莫雄如此器重与牵挂呢?就是缘于他们在那战火纷飞年代结下的深厚革命友谊;缘于莫雄在江西德安等地不顾个人生死安危,帮助地下党获取不少重要军事情报所立下的不朽功勋。
 

 


 
  友情链接  
 
清远新闻网 |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日报 | 中国网联网 | 中青在线 | 南方网 | 中山网 | 今日惠州网 | 广佛都市网 | 中国江门网 | 东莞信息港
 
 
 
2013© 中共清远市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清远新闻网